德国INI为美医院拒收胶质瘤女患者成功手术—医疗不分国界

  • 作者:携康长荣
  • 时间:09/22/2017
  • 来源:携康长荣

阅读数


 

胶质瘤”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都很陌生,但在北京天坛、上海华山国内权威的神经外科医院中胶质瘤患者却是人满为患,因为大约30%的脑部肿瘤,以及80%的脑部恶性肿瘤是胶质瘤,并且大多数生长迅速的脑部肿瘤都是胶质瘤 

因为胶质瘤的凶险与手术的复杂性,一般医院都很难进行复杂的治疗,患者大多数从全国各地赶赴北京上海进行神经外科的手术与放化疗。

 

一位特殊的患者

2016年初一位特殊的患者与携康的医疗咨询联系——年轻的女性胶质瘤患者,更特别的是她是一位准妈妈!(下文简称S女士)如果正常的话,两三个月之后她将迎来自己的宝宝,一直从事海外医疗的携康也很少见过这样的情况。

 

为什么选择出国治疗?

肿瘤原发灶靠近脑干,已经有部分侵犯到脑干,肿瘤生长迅速,癫痫等症状明显,甚至呼吸困难,疑似较高级别的胶质瘤再加上S女士是一位孕妇,就诊国内神经外科知名医院后得到的回复是:没有手术的机会。由于S女士家庭条件不错,所以考虑出国治疗。当时患者及家人咨询时最关键的问题是:对于怀孕中的S女士该如何治疗,有没有对胎儿和患者都好的治疗手段!?

第一次见面咨询后,根据经验携康马上与德国汉诺威国际神经科学研究所(INI)Bertalanffy教授(巴特朗斐教授,简称巴教授)——神经外科教授、德国汉诺威国际神经科学研究所神经外科血管中心主任取得联系,询问S女士手术的可能性。

 

国际神经科学研究所(INI)和巴特朗斐教授

巴教授经常被邀请到国际会议担任演讲嘉宾,还多次应邀到世界各地做客座教授,为颅底外科和脑脊髓血管病变的显微外科发展作出了显著的贡献。

巴教授看完病历资料和影像资料后,表示这个脑干部位的胶质瘤还是有机会大部分移除的,尽管有部分呈现弥散分布于脑干部位,但可以将脑干外的肿瘤移除、解除占位缓解症状,并尽量延长生存期。特别考虑到患者已经怀孕,巴教授表示根据他几十年的手术经验,可以不考虑剖腹产,直接来汉诺威做脑干胶质瘤切除术,不会影响胎儿的发育,术后可以在汉诺威当地妇产医院生产。

 

携康将会诊回复第一时间告知S女士与家属。但无奈的是,S女士与家属仍然选择在国内医院剖腹产并进行活检,病理报告为间变少枝胶质细胞瘤III级,弥漫型,位于脑干附近胼胝体一带,侵犯脑干。

2月7日,S女士家属再次联系携康询问如何会诊和签证,但2月15日再次联系时S女士已经等不及治疗,而前往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寻求更好的神经外科手术治疗。

 

赴美医疗波折


 

1、医疗签证

尽管当时S女士已经有了美国MD安德森出具的医疗邀请函,但美国大使馆仍然无情的拒绝颁发赴美医疗签证,原因并不告知。但最后在家属与患者的强烈解释与要求下签证官最终为患者办理了签证,患者由家人陪同立即以“国际医疗转运”的形式飞往美国。

 

2、国际医疗转运

“国际医疗转运”就是提前向有资质的航空公司申请,批准后航空公司在经济舱或者商务舱拆除6-9个座位改装成担架床,供应氧气,由有资质的国际医疗转运公司安排医生或者护士携带相应医疗设备、器具等,陪同患者为飞行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危急情况提供救助。

 

在飞行途中,或许是由于长途飞行等原因,S女士出现了严重的癫痫症状(通常是由于占位压迫,或者脑积水导致颅压升高导致的),幸亏有随行的医生和护士紧急处理,暂时控制住病情。飞机终于降临休斯顿,提前安排好的急救车直接将患者运送到MD安德森急救中心抢救。急救中心通过外部引流,注射甘露醇等措施将脑积水排出,降低了颅压,使得患者病情趋于稳定。

 

3、出国就医前会诊的重要性

S女士到达MD安德森后,几位中心的知名神经外科专家优先会诊并诊断了患者情况,可是令人想不到的是,几位神经外科专家均表示,由于位置过深且侵犯脑干,已经不在他们的治疗范围之内,建议家属放弃治疗,并且预计在急救病房内随时处理危急病情的前提下,生存期也仅有1-2周,希望家属做好心理准备。


 

在这种情况下,S女士再次与携康取得联系,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德国INI。

 

德国INI神经外科研究所

由于病情的危急,携康将S女士在MD安德森治疗期间的病历、化验单、影像与报告等资料再次发送给德国INI神经科学研究所巴教授,进行第二次评估。由于携康长荣领导的重视与工作人员的不懈努力和沟通,巴教授在收到最新病历报告后仅2个小时内回复:可以接收患者,并确定了手术方案。

 

手术方案

 

肿瘤有两个不同的组成部分,一个在右顶枕叶脑室,另一个在右侧丘脑浸润到脑桥和中脑。最好的治疗方法是先将肿瘤缩小,在 INI 是可行的。S女士应该尽快来这里,最好下周就开始,防止肿瘤进一步侵犯脑干。对于已经浸润到脑干的部分肿瘤,则不能直接手术,不过无论怎样都能移除50%,但究竟会切除多少只能术中才能确定。另外,不论怎样都需要手术和放化疗联合治疗,这里可以提供。至于术后选择适型调强放疗,还是质子放疗,以及术后的化疗方案,在做完手术后根据术后病理检测报告和术后影像来评估、决定。最后医嘱:不要吃止痛药,阿司匹林就诊前10天停止服用。

接到德国的会诊报告后的第二天,S女士的家人便来到携康与公司签约合同,3月8日,时隔4天,在携康的协助下,S女士与陪同家属在美国办理完德国签证后便直接赴德国进行治疗。同样在携康的协助下办理入院手续。

 

赴德周折


 

与时间争分夺秒,患者家属和携康长荣及INI研究所最终确定S女士由休斯顿直接飞赴汉诺威而不回国重新申请赴德签证的转移方案。但是问题来了,持中国护照的公民是否可以在美国直接申请赴德签证呢?

一般情况,护照持有人必须在目的国驻护照签发国——也就是自己国籍所在国的使领馆申请目的国签证,显然这种常规申请流程不适用于S女士目前这种危重的病情。经携康长荣工作人员查询和咨询,德国驻美国休斯顿的领事馆只针对美国公民赴德,不对非美国公民签发赴德签证,不过可以申请紧急医疗签证,如果可以签发,就可以直接从美国休斯敦飞赴德国。患者家属得知后,委托休斯敦当地签证公司,由MD安德森出具证明文件,德国医院出具医疗邀请函,以特事特办的原则申请国际紧急医疗签证,第二天就出签了。

出签后,患者家属再次申请了国际医疗转运,不过由于此次转移更加紧急,在配备了急救器具的医疗人员陪伴下,由休斯顿紧急飞往汉诺威。到达汉诺威后,由国际医疗转运公司安排好的急救车已经在机场等候,直接将患者送到了医院急救室进行相关身体检查和状况评估。好消息是,患者经历了长途的空中飞行,并没有出现之前担心的例如颅压高、癫痫、呼吸困难等严重的身体症状。患者在急救室进行相关检查后,被认为身体状况良好,可以直接住进普通病房,进行术前的身体检查,准备第二天开始手术。


 

成功手术

3月10日在巴教授的操作下成功完成手术,总体切除率超过预想的50%达到90%。

 

311日携康收到INI邮件


 

邮件描述:S女士术后已经醒了,并且明显比之前好了许多。手术进行的很顺利未出现并发症,病理显示为胶质母细胞瘤。患者与家属希望能在汉诺威进行后续放化疗。

 

4月18日,携康收到德国INI的邮件,叙述S女士身体康复的很好,现在可以开始其他的治疗。接到消息的携康同事虽然远在北京却都欢欣鼓舞,因为经过两个月的沟通与协作,从北京到美国再到德国虽然过程异常周折,但结果却让人非常开心,终于让大家看见了曙光!

 

医疗不分国界


 

国际会诊使医疗不分国界,即使S女士在美国治疗遇到障碍,仍然可以马上调整治疗方向赴德接受治疗,才会有后来在 INI 顺利接受手术的机会。疾病,尤其是肿瘤这种复杂的疾病,不可盲目的选择与治疗才会有更好的治疗效果。

 

XKmed携康接触过很多患者,有些患者是在万般无奈之下选择出国治疗,有些患者是为了选择更优的治疗技术,但不管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最重要的是在对的时间做对的治疗,携康远程会诊则为患者提供这样的机会与平台,不会耽误患者的时间与治疗也不会出现在国外被医院拒收的情况。

 

收藏此文章(238)

相关阅读

合作伙伴

携康长荣 质子重离子 出国医疗 早癌筛查 甘肃重离子医院 德国质子治疗中心 出国看病 北京肿瘤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