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在对抗鼻咽癌的道路上越走越稳-患者家属自述

  • 作者:携康国际
  • 时间:06/21/2019
  • 来源:携康国际

阅读数

  我父亲今年64岁,浙江人,平时身体一向都很好,也很少生病,但是从2018年中旬开始父亲总会感觉鼻咽部有异物感和回吸性鼻涕带血,就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我们去了当地人民医院检查了几次,但都告知是慢性咽炎和鼻炎,于是用了一些大夫给开的滴鼻药水,最开始之前的症状会缓解一些。

  后来,父亲鼻涕带血的症状慢慢的又加重了,在家人的劝说下,我们于2019年1月前去上海中山医院耳鼻喉科做头颈部核磁共振,检查结果提示有恶性肿瘤可能,听到这个结果我们都很慌乱,随后马上又去了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做了进一步的检查(包含活检,头颈部增强核磁共振和增强CT),最终,活检报告确诊为鼻咽癌,然后又做了PE-CT确定分期为T3N0,这个消息对我们全家人来说十分震惊。

  我们在医院见过很多鼻咽癌患者的治疗过程中十分痛苦,因为X线灼伤,皮肤变得很黑,吞咽困难无法进食,出现严重的体重下降,有些患者治疗后甚至眼睛歪斜,有的还因为X射线穿破耳膜造成耳聋...顿时让我们对传统放疗产生了一定的恐惧,难道治疗真的要以降低生活质量为代价吗?

  偶然对质子治疗肿瘤有所耳闻,于是我开始广泛收集相关信息,寻求鼻咽癌的最佳治疗方案。在网上了解到质子治疗最大的优势是能够在对肿瘤进行集中爆破的同时减少对健康组织的伤害,和传统的X射线相比,质子在到达肿瘤病灶前,射线能量释放不多,但是到达病灶后,射线会瞬间释放大量能量,形成名为“布拉格峰”的能量释放轨迹,整个治疗过程好比是针对肿瘤的“立体定向爆破”,能够对肿瘤病灶进行强有力的照射,同时又避开照射正常组织,实现疗效最大化,最大程度地保护正常组织。看到这些资料的时候我们知道我父亲的希望有了,于是联系了携康国际出国就医机构进行了详细的咨询。

  通过携康国际的专业医学顾问的解答,我们了解到德国慕尼黑质子治疗中心是欧洲第一家质子治疗中心,有十多年的质子治疗经验而且拥有最先进的笔形术扫描技术和360度旋转的治疗室,于是我们通过携康国际与德国这家医院进行了联系。

  首先会诊后携康国际很快就将父亲的所有病历发往慕尼黑质子治疗中心,质子中心也及时给了回复:可以为父亲进行治疗。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让我们对父亲的治疗与预后变的非常有信心,在携康国际的协助下我们办理签证,预订机票、酒店,行程安排都非常顺利,于3月31号坐上从上海飞往慕尼黑的飞机,然后在4月1号在慕尼黑质子中心进行了首次检查与会诊,质子中心在随后的几天内制定了详细的治疗计划,父亲的主治医生建议在治疗前需做好胃管手术,以便后期治疗期间使用。

  在质子治疗前,慕尼黑质子治疗中心专门为父亲适配了真空垫和头肩罩,还制作了3mm层厚的方案CT,并使用核磁共振数据进行图像合成。4月11日,质子治疗正式开始,质子中心对父亲宏观肉眼可见的右侧鼻咽肿瘤(附加照射安全区域5mm)和右侧小淋巴结部位通过光电扫描技术进行照射治疗,总次数为33次,单次剂量为2.20Gy(RBE),总剂量为72.60Gy(RBE);并对微观肿瘤增大部位(附加照射3mm安全区域)和微观颈部双侧1b到5区淋巴导流管及咽后部位通过光点扫描技术进行放射治疗,总次数为33次,单次剂量为2.00Gy(RBE),总剂量为66.00Gy(RBE);还对锁骨上淋巴导流管通过光点扫描技术进行放射治疗,总次数为33次,单次剂量为1.80Gy(RBE),总剂量为59.40Gy(RBE)。

  在放射治疗第五周时,父亲出现一些轻微的副作用,比如放射性的皮肤灼伤和吞咽困难。通过质子中心护士每日敷药,皮肤灼伤控制的很好并不影响质子放射治疗,加上之前预装了胃管,从第五周开始就用胃管进食(注射营养液),治疗计划正常进行。放射治疗第六周,副作用开始增强,主要体现在口腔溃疡颈部灼伤,医生和护士每天都密切观察副作用的情况,并用药物进行控制。

  5月27日,治疗最终顺利完成,我们休整了三个星期后启程回国静养。治疗结束一周父亲的颈部灼伤已经基本恢复,两周开始已经可以吃流质和软食。恢复速度比预期更好。质子中心建议我们3个月后重新进行一次头颈部增强核磁共振,并发给主治医生检查肿瘤缩小情况,而且需要在6个月再进行一次头颈部增强核磁共振以及全身PET-CT扫描,发给质子中心做最终评估。

  从患病到治疗后回国,我们并没有走太多的弯路,感谢携康国际的帮助,不仅让父亲得到了很好的治疗而且还给预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相信无论是病人还是家属都希望携康国际在谋求健康医疗的路上越来越好!

收藏此文章(238)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合作伙伴

伸远健康 携康国际 出国看病 出国医疗 质子重离子 早癌筛查 德国质子治疗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