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列腺癌重离子治疗手记

  • 作者:admin
  • 时间:10/20/2014
  • 来源:未知

阅读数

        重离子线肿瘤治疗前列腺癌的体验报告(上)

  可以看出,广大市民对于重离子肿瘤治疗是越来越关注。作为此领域的世界先驱——放射线医学研究所(放医研、千叶市)今年已迎来重离子治疗的第15个 年头,积累了很多成果。另外,坐落于本县鸟栖市,世界最尖端的“九州国际重离子肿瘤治疗中心”的建设是由民间主导的。那么,对人体负担小,又公认有很高疗 效的重离子肿瘤治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这次,我就从一名患者的角度,将我今年9月在放医研重离子医科学中心医院所体验到的重离子治疗报告给大家。

  照射过程中无痛、无热,需做全身固定,治疗只要几分钟

  首先,在写这份治疗报告之前,我想把本人(61岁)到住院治疗为止的经历写下来。6年前,我被查出血清中的PSA(前列腺癌特异物质)异常增高,之前 一直是上下起伏不定,但近来竟发现已达到原来数值的2倍。3月份,我接受了针刺活检,就是通过手术采集一部分前列腺组织进行检查,组织病理学的检查结果是 “前列腺癌”。

  ●初期阶段

  我的前列腺癌是初期,无前列腺皮膜外转移,恶性程度也比较低。通常的治疗手段是选择前列腺切除手术、荷尔蒙疗法、小线源治疗(将密封的放射线源埋入患 部)、放疗中的一种或几种进行治疗。前列腺癌的进展相对缓慢,我的主治医师告诉我:“你可以慢慢考虑”,不过多少还是有种要我尽快做出决定的意思。

  从得知自己患前列腺癌的3个多月里,我一直在向专家和多位接受过重离子治疗的患者收集信息。我对无痛、疗效显著且副作用小的重离子线(碳离子)治疗技术非常动心,但在千叶市长达1个月的住院生活、我的工作、先进医疗的高额费用、年迈双亲的照料等,对我来说都是障碍。

  6月中旬,我还是去了医科学中心医院就诊,原本决定在7月份接受治疗,但由于8月份要进行设备维护,同步加速器将停止运转,所以到我住院时已经是九月上旬了。从被告知患前列腺癌到现在,已经是六个月过去了。

  能否在这家医院接受重离子治疗,是要根据肿瘤部位、病期、有无转移等病情上的几个条件来决定的,首先患者应该向医院进行咨询,并准备好主治医师的介绍信、各项检查的影像资料、数据、采集组织的显微镜标本,这样有助于顺利就诊。

  ●照射16次

  接下来,笔者经过包含治疗副作用等说明在内的知情同意,医生确定了从腰骨的左右两侧和前方进行16次重离子照射治疗方案,住院前的准备工作是制作固定器具。这是为了让重离子线能够精确的照射到病灶,医院会为每位患者准备一套与之体型相配的塑料外套。

  针对我的情况,制作的是头部、双腿以及腰部的固定工具,接下来就需要穿上这套固定工具进行模拟治疗演习。

  利用CT和X射线影像等对照射位置进行精确定位,确定好与周围器官的边界、照射范围、剂量等精细条件。对于前列腺的照射来说,最重要的是尽量减少对膀胱、直肠的照射损伤,对正前方进行照射时,需要向膀胱注入一定量的生理盐水。

  治疗时,患者横躺在治疗台上,好似一条躺在案板上的鲤鱼,被固定工具以及腕带固定着,一动不动地等待照射。照射本身只需一分钟左右,但包括传唤、排尿、等待到照射位置定位等在内,总耗时约1个小时。

  在头一次照射时,我当然觉得紧张,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着,然而完全没有出现疼痛、发热以及不适感等现象,在听到“开始”的指示以后,完全不会感觉到肉体上的变化和反应。
 

  重离子线肿瘤治疗前列腺癌的体验报告(下)

  鸟栖市拟在2013年春天开设九州地区首家重离子治疗中心

  重离子线的特征是,越进入体内深处,对肿瘤细胞的攻击力也越强,损伤正常细胞等副作用极少。对于希望尽量减少照射损伤,同时还能切实根治肿瘤的患者,重离子治疗可说是一种极具吸引力的疗法。

  我入住的放射线医学综合研究所(放医研)的重离子医科学中心医院(千叶市)共有3个治疗室,可从垂直、水平以及两个方向同时照射,粒子束的照射方向也 各自不同。住院患者是在以地下通道和病号楼连通的重离子线大楼里接受治疗,但由于门诊患者较多,再加上住院患者,平均每个治疗室每天被分配25名左右的患 者。

  前面已经写到,在治疗时没有任何肉体疼痛。虽说治疗室有点像工厂似的煞风景,但为了缓解紧张气氛,治疗室内经常播放一些治愈系的轻音乐。若是能习惯治疗,很容易就会进入梦乡,根本联想不到体内的癌细胞正在被重离子束猛烈攻击。

  ●可以门诊治疗

  治疗时,患者会被严格要求排尿和排便。离开治疗台以后,既可以散步也可以外出,相对比较自由,不过在轮到自己治疗之前,患者是被禁止离开医院的。如果自己排在后面的话,漫长的候诊时间还真是有点难熬。

  接受门诊治疗也是完全可行的。每当我看到驾车前来的门诊患者,就会发出“如果我家附近也有重离子治疗设备该有多好”的感叹。每逢关东地区患者周末回家,病房就会变得非常安静。来自新泻、爱知、福冈等远方的患者就会相互安慰,消除无聊的心情。

  顺便说一下费用方面的问题。重离子治疗不属于国民保险范围,照射的技术费用为314万日元,由患者全额承担,要求在首次照射后的5天以内全额付款。不 过,其他诊断、检查、用药以及住院都属保险范围之内,对于住院时间长达1个月的我来说,还需要另外支付几十万日元。如果民间的癌症保险不给予赔付,对患者 将会是不小的负担,不过若是保险里包含“先进医疗“的特殊协议的话,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要求重离子线肿瘤治疗列入保险使用范围的呼声很高,但这么做面临的问题也不少。关于治疗的有效性以及安全性可从治疗成绩获得佐证,但从普及性、效率性等其他方面进行综合判断的话就有点困难了。

  ●机会平等

  重离子医科学中心的镰田正中心长说过:“能否平等的提供重离子治疗的机会,是全国开展重离子线治疗设施建设的一个重点”。虽然身为向中央社会保险医疗协议会寻求认可而大声疾呼的带头人,但镰田正中心长也认为“这是共享地的悲剧”。

  或许是“把新来的牛(重离子设施)放到共享地,会将大部分牧草吃掉”的见解根深蒂固。再加之保险财源问题,围绕着适用范围,在政府内部也出现了分歧,政权交替或许会对未来的事态走向起到某些决定性作用。

  在这么多问题当中,业界人士最关注的还是鸟栖市正在计划建立的九州国际重离子线肿瘤治疗中心。在以民间为主导,与大学合作等独特的构想下,这家中心 预计于2013年春开业,将与2014年春天开设的群马大重离子线治疗中心一起,共同为患者提供更多的治疗机会,同时也期待着重离子治疗能被列入保险对 象。

  两家设施的同步加速器的规模约为放医研的1/3,使用的是改良后的普及型设备,装置也采用了新的照射方法,总之,鸟栖作为九州首家重离子线治疗设施的坐落地,受到了很多关注。

  出院后约一个月,我的工作和家庭生活基本都回到了正轨。如果说有什么副作用的话,就是尿频,但几个月后就消失了。我真切的感受到,重离子线治疗的确是 一种对患者温和,对肿瘤杀伤力强的先进治疗,同时我也日益强烈的希望,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是哪位患者,都能有机会享受到这种重离子治疗。

收藏此文章(238)

相关阅读

合作伙伴

携康长荣 质子重离子 出国医疗 早癌筛查 甘肃重离子医院 德国质子治疗中心 出国看病 北京肿瘤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