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子治疗成功延续脑膜瘤患者的生命

  • 作者:携康长荣
  • 时间:03/29/2016
  • 来源:携康长荣

阅读数

  三年前的一天,玛丽萨贝儿的医生问了她一个令她震惊的问题:“你知道在你左眼后面有个脑瘤吗?”她的医生继续向玛丽萨贝儿解释道:在包裹她大脑的膜层里长出了一个脑膜瘤

  “那天就好像世界末日一样,”玛丽萨贝儿回忆到,“之后的一个月里,我几乎处于恐慌状态,不愿和任何人讲话。”

  几周后,当玛丽萨贝儿和她的丈夫诺贝托散步回来,正好碰上了邻居。他们的邻居关心的问到玛丽萨贝儿的近况。“缓慢的,我张开嘴哭了出来。”玛丽萨贝儿回忆到“她问我们能否一起进行祷告。”

  在家人和邻居的支持帮助下,玛丽萨贝儿开始坚持不懈的寻找最佳治疗方法。她拥有两个可爱的外孙, 一个可爱的女儿和女婿,一个充满爱心的丈夫以及许多朋友,这些都是她继续生活的充分理由。因此她下定决心要获得她需要的治疗,无论付出多大的努力。

  “当一个神经外科医生告诉我,根据我的病情状况,在堪萨斯州是找不到任何治疗方案的时候,我决定在全美国寻找治疗方法,”玛丽萨贝儿说,“我是不会放弃的,”

  最终,我把搜寻范围缩小到了四家有名的机构——梅奥医院、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匹兹堡大学医疗中心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这四家,”她分析到,“都是世界上一流的医疗中心; 我相信一定有一家能阻止肿瘤的生长并挽救我的视力。”但不久后,玛丽萨贝儿便失望了。

  “他们为我推荐了一模一样的三种选择,”玛丽萨贝儿说,“要么什么也不做然后失明, 要么做开颅手术——有一半概率的成功和一半概率的失明,亦或接受普通放射治疗,但仍需要同等的幸运。”

  玛丽萨贝儿不喜欢这些方案中的任何一种。“我做的很多事都需要我的眼睛,”她说到,“我不想失去我的视力。”

  尽管深感失望,但她并未退缩,玛丽萨贝儿坚信要寻找一个更好的方案。“我们不断的在网上寻找,然后找到了洛马琳达大学的网站,网址是Protons.com”。

  为了不放弃任何一种可能,玛丽萨贝儿和她的丈夫来到了加利福尼亚州,向洛马琳达大学医疗中心的肿瘤放射治疗医师莉莉亚·劳莱都博士进行咨询。

  “从我刚到那里,”玛丽萨贝儿分享到,“劳莱都博士便提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诊疗意见。她说可以选择质子治疗。”

  在过去的20年里,詹姆斯M.斯莱特质子治疗和研究中心的医师和科学家们已用质子成功治疗了17000多名患者。其中很多人在此之前都被告知他们的病情是不可挽救且无法治疗的。然而10年或15年后的今天,他们仍生活在健康和快乐之中,并一直感谢着质子治疗。

  劳莱都医生解释到,尽管来这里的大部分病人都是用质子治疗前列腺和肺癌的,但也有大约1.5%的病人在洛马琳达医院治疗脑部肿瘤。她又说到,目前的临床试验正在为乳腺癌和其它癌症的质子治疗寻找可靠的应用之道。

  玛丽萨贝儿回到了堪萨斯州,同时相信是上帝引导她到了洛马琳达医院。然而有一件事情仍困扰着她:如果质子治疗真的像劳莱都医生说的那样有效又无伤害,那为何没有任何其它的医疗机构建议这种疗法呢?

  玛丽萨贝儿从一个意外的地方获得了答案,在她最初咨询的那四家医院的其中一家工作的一位放射肿瘤医生勇敢的向她透露:在质子治疗领域,他们远远落后于洛马琳达医院。

  “他建议我去技术领先的地方,”玛丽萨贝儿回忆到。“这使我确定了我一定要去洛马琳达医院。我刚一离开办公室, 就给劳莱都医生打了电话并告诉她,‘我完全同意接受质子治疗!’”

  当玛丽萨贝儿来到洛马琳达大学医疗中心接受治疗时,那里的医师们解释道:“传统的放射治疗会损害病灶周围的健康组织,但与传统治疗不同,质子治疗是绝对精准的,医师们能够用质子束瞄准肿瘤且最大程度的减少对周边组织和器官的散射。因此,即使有任何副作用,对于大部分的病人来说,副作用的影响也是最小的。”

  玛丽萨贝儿并不知道,洛马琳达大学医疗中心的质子研究人员在认知和治疗脑膜瘤领域都是世界顶尖的权威。《放射肿瘤学,生物学和物理学国际期刊》在2012年刊登了一篇洛马琳达大学肿瘤研究的文章,其中研究的肿瘤正是玛丽萨贝儿的类型。

  第一作者杰瑞 D.斯莱特和研究团队中的劳莱都医生都认为,“无论是否接受过手术干预或病理活检,针对1级海绵窦脑膜瘤的分阶段质子照射获得了良好的控制率,且毒性最低。质子治疗能够实现对大型病灶的局部控制率。”换句話说就是——对脑膜癌的质子治疗是行之有效的。

  玛丽萨贝儿的治疗于2011年6月6日开始。仅1个月零13天后,治疗结束。回到莱内克萨市的玛丽萨贝儿期待着脑膜瘤被彻底杀灭。

  

 

  诺贝托与玛丽萨贝尔夫妇

  六个月后,玛丽萨贝儿在治疗后的首次检查就收到了好消息,劳莱都医生告诉她:肿瘤已经失去活性了。满一年后,又经行了一次检查评估,结果也是一样的,每一项都非常良好。2013年8月,这对夫妇回到洛马琳达医院接受第二年的检查。

  依然是好消息,预后(指预测疾病的可能病程和结局)再好不过了。“我们做得很好!”,玛丽萨贝儿笑容满面的说。“每一项都很稳定,对脑垂体也没产生副作用。我很高兴听到这些。”

  为了庆祝,玛丽萨贝儿夫妇带着他们6岁半的外孙女伊丽莎白和1岁的外孙艾莱克斯去奥兰多迪斯尼世界享受家庭时光。当她们回来的时候,玛丽萨贝儿要做的事情有很多——举办桥牌聚会,打几回合网球,为伊丽莎白和艾莱克斯清洗玩具等等。只有一件事情是她不愿意做的,那就是让脑瘤拖累她。

  从患癌到今天已有5年多了,玛丽萨贝儿一直心存感激,“洛马琳达大学的质子治疗解决了我的问题。”她回忆到。

  “从在洛马琳达的第一天,”她归纳到,“我就感到我在一个特别而充满关爱的环境中。那里的人都很乐于助人。我走在那里的时候,我可以深深的呼吸。我信任那里的医生,我对洛马琳达心存感激。”

收藏此文章(238)

相关阅读

合作伙伴

携康国际 质子重离子 出国医疗 早癌筛查 出国看病 德国质子治疗中心 出国看病